1
盘古新闻
盘古新闻
盘古智库多位学者建言湖南园区建设获得湖南省委书记徐守盛点赞




【导读】11月25日-12月3日,湖南卫视新闻联播栏目推出连续7日的系列报道“湖南启思录之《园区进化论》”。该报道邀请了湖南卫视的战略合作伙伴盘古智库的多位学术委员就一些热点经济问题做了系列解读,节目播出后引起了各方的热烈反响,得到湖南省委书记徐守盛和五位省委常委的称赞。

 

下文为《园区进化论》新闻报道的文字摘选。

 

一、园区进化论·论园区与创新创业的关系:园区4.0版需以人为本

 

如果说80年代前后以蛇口工业区为代表的第一代园区是1.0版本,讲究的是规模经济,那么,90年代初开始进化到从规模经济向技术经济过渡的园区2.0版本,进入21世纪,则进化到技术经济为特征的园区3.0版本,当下,园区4.0版本,更多的讲究以人为本的价值观。对这一宏观变化趋势,盘古智库学者提出以下建言:

 

 


易鹏(盘古智库理事长):在园区经济进入4.0版的时代,园区要吸引优秀的创客一族、潜力的新型产业,就得提供一系列以人为本的精细化服务,而不仅只是优惠政策。比如,标准化厂房可以为创业者节省新建厂房的时间成本,比如搭建园区技术共享平台,让入园企业分享先进技术,再比如由园区提供担保,帮创业者贷款等。

 

4.0版本中可能更多的讲以人为本的一种价值观的体现。尤其创新创业,尤其现在更多的是思想的火花,思想的火花需要更多人聚在一块儿。那么,园区可能在今后要搭好平台,让更多的思想火花在这里燃烧。

 

 

 

白云峰(盘古智库学术委员会委员):相对有些园区我觉得还是要对引进的产业不要过于着急招商,不要把园区搞成房地产。这种孵化器是通过市场的手段去孵化,而不是政府一定要喂奶,喂到一定限度喂不动了就又不行了。

 

 


管清友(盘古智库学术委员会秘书长):我在想是不是我们可以把这些更多的选择权去交给企业?政府可以协助,就是转变从原来主导到服务这么一个转变,那么企业可以提要求,政府可以提供服务。

 

 

 易鹏(盘古智库理事长):政府服务主要体现在几个方面,第一是提供该有的规划,提供该有的公共服务,如医疗教育公共资源。再提供技术检验或者工商登记这种功能。政府更多的是要低下头做好服务,然后更好地简政放权。

 

我个人预估未来的5-10年,可能会是中国新一轮的创业黄金时期,湖南应该说有荣耀也有过失落,那么在新的时期中间,在新常态过程中间,我个人认为一点,哪个地方服务做得好,哪个地方简政放权放得好,那么这个地方创业的机会就会更多,而这一轮创业机会更多的地方,它一定会成为中国经济新一轮的高地。所以,我希望湖南抓住这个契机。

 

二、园区进化论·论园区与新一轮产业转移:做好准备迎接从“海洋经济”到“陆地经济”的大转折

 

中国改革开放前三十年以沿海经济繁荣、发展海洋型出口经济为主要特征的时代,今天,随着内陆的高速公路、高铁四通八达,而东部资源、能源日趋紧张,中国经济在改革开放第二个三十年或许将迎来中西部经济迎头赶上、发展扩大内需型的陆地经济时代。在经济热点转移的过程中,势必以沿海产业加速向内陆转移为依托。据不完全统计,仅广东、福建、江苏、上海四省市,需向外进行产业转移的资本总额,就超过1.4万亿元。对于这一发展趋势,盘古智库的学者认为:

 

 

 管清友(盘古智库学术委员会秘书长):东、中、西部的产业确实形成了从高到低的产业链。改革开放三十年之后,新一轮的产业转移来了,这种变化的基础就是交通通讯的发展打破了原来梯度转移的这种理论和实践。

 

新一轮产业转移,一个重要目的就是发展内陆经济,或者说陆地经济。这一过程中,园区与产业转移二者互依互存。一方面,中西部园区需要新产业的入驻以增强肌体活力,强壮地方经济;另一方面,产业升级换代离不开园区专业化的平台,离不开中西部广阔的市场。在转移过程中调整产业结构,最终不仅拉动内需,更能在满足世界海洋经济发展需要的同时,适应以高铁航空带动内陆经济发展的需要。

 

长沙一个园区里头,原来做配套的企业特别多,但现在因为这种互联网、通讯、航空、高铁的发展,已经使它跟东部地区有了同样的通讯、交通、人员优势。

 

 三、园区进化论·论园区与新型城镇化 “1+1”大于2

 

城镇化大趋势的市场背景下,新区、新城的建设层出不穷,但没有实体产业和真实需求支撑的城镇化,只能引起进一步的“投资泡沫”。园区与新型城镇化,二者是什么样的关系?怎样才能做到1+1>2的效益?对此盘古智库的学者建言:

 

陈秋霖(盘古智库学术委员会委员):我们可能要重新反思,科技园区的发展不能是单一的经济发展体,它也应该是一个生活的服务体。否则的话,我们可能会出现和原来一样的,一个产业园可能带动了一个所谓城市园区的出现,但这个园区其实本身功能是非常单一的。

 

管清友(盘古智库学术委员会秘书长):一个是自然环境,我到一个地方一个市长跟我讲,他们充分认识到21世纪的竞争是软环境的竞争,一个城市最核心的竞争力是自然环境。因为什么呢?现在硬件大家的差距很小了,但是软件的差距很大,如果你天天有雾霾,完了之后还需要一批高大上的人天天在那儿上班,不太现实。湖南省曾经提过弯道超车,其实不是弯道超车,现在是光速超车,就是在互联网通讯和交通便捷的背景之下,谁都有可能超我。

 

易鹏(盘古智库理事长):作为湖南而言,工业化水平可能进入中期,我们城镇化水平可能刚刚进入到起步阶段中间,那么更重要的价值是两者互为融合,使得两者之间互为推进。所以,在园区建设过程中要考虑到城镇化提供的居住功能、生活功能、公共服务功能。

 

四、园区进化论·论园区与服务型政府的关系 简政放权当好“服务员”

 

现代管理学之父、美国学者德鲁克曾提出:“当前社会不是一场技术,也不是软件、速度的革命,而是一场观念上的革命。”放在园区与服务型政府关系这一层面上,再合适不过。改革开放初期,政府主导创办了园区,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园区引进什么企业、土地批给谁、水电路怎么修等等,都由政府说了算,说白点,政府是“操盘手”。但今天,“服务型”这三个字,明确了政府应有的位置跟身份。如何转型,如何扮演好这一角色,对此盘古智库的学者们怎么看。

 

管清友(盘古智库学术委员会秘书长):我们在软环境建设上确实是需要一些反思,其实不光是湖南要反思,很多地方都要反思。软环境现在是特别重要,因为通讯、交通基础设施,现在东、中、西部的差距大大缩小了。你说我去乌鲁木齐和去长沙和去上海是一样的,都非常方便。如果有哪一家大型的跨国公司,它是总部,或者它的投资总部座落在我们中部某个省份,它掌控着全球几百家下属企业,有什么不可以呢?

 

白墨(盘古智库研究员):换个角度想,以前是我扶着你走,现在我做一个仲裁者,让你不要有纠纷。我就为你服务,你怎么做你自己决定,因为孩子长大了,市场已经大了嘛。

 

管清友(盘古智库学术委员会秘书长):政府确实要秉承一个什么呢,就是法无授权不可为。我们原来是倒过来的,就是模糊地带很多,那么政府的权力过大,对市场的干预比较大,也助长了很多地方行政长官干预市场的那种野心。我们可以举个例子,比如温州的小商品打火机,那个地方按说是没有什么优势的,没有资源优势,也没有人员优势,但为什么能够发展起来这种所谓很多产业的聚集地?所以,简呢,是简政放权,核心还是要转变思路,政府的职能要转型,要对市场有崇敬和敬畏之心。

 

易鹏(盘古智库理事长):第一是提供该有的规划,提供该有的公共服务,如医疗教育公共资源。再提供技术检验或者工商登记这种功能,那么企业的创新创业功能要交给园区,尤其是园区的企业来发展。政府更多的是要低下头做好服务,然后更好地简政放权。那么,自然而然就能够诞生出新的一个发展空间。

 

管清友(盘古智库学术委员会秘书长):未来的时代是什么,是生产性服务业和生活性服务业的时代。而这个恰恰是最需要政府简政放权,放松管治实现转型的,最需要能够鼓励本土企业、本土居民创业的,有很多创业者可能在本土就是一个小书房,或者自己家里的小公寓里头都创业成功。而这个时候,我们应该更多的给他提供比如像PE、VC的服务。那么,政府提供服务可以委托地方政府专门去找这样的投资机构来看我们本土的创意,而本土创意最有特色、最有优势、最有资源禀赋的,这些实际上会层出不穷。

 

五、园区进化论·论园区与区域合作:新晃与大龙 从竞争对手到合作伙伴

 

当今世界,优势互补、合作共赢、共同繁荣是区域经济协调发展的主题,而园区则是区域协作中不可或缺的重要载体。如何打破行政区域的壁垒,充分释放市场活力,实现要素自由流动,是园区合作的题中之义。今天我们选择了湖南新晃县与贵州大龙经开区的共建合作模式,长沙经开区与汨罗市的飞地合作模式作为样本,剖析园区合作的前景和目前所面临的难题。

 

易鹏(盘古智库理事长):我觉得合作中间更多的要去行政化的干涉,但是不要总想着一亩三分地,现在是一个有舍才有得的时代,如果老想着一亩三分地,这个区域就不能发展,园区也不能发展。所以,更多的是要愿意把自己的资源和人家共享,更多的给人家机会就等于给自己机会。

 

湖南不但是要和长江中游城市群合作,也要和珠三角合作,也要和长三角乃至京津冀合作,更远的可能还要到世界着陆经济带或者海洋世界之路,或者我们和硅谷,我们和东京更多的合作,只有把这些要素通过合作的精神聚集在一块儿的时候,这个地方才有可能实现创业创新的机会,才有可能实现区域经济发展的崛起。

 

 

六、园区进化论·论园区与新常态的关系园区应软硬兼施应对新常态

 

适度的增长速度+相应合理的经济结构+有序有效的驱动力=新常态。单纯靠货币刺激推动来实现经济增长的模式难以为继,各种生产要素成本上升,企业、园区、地方经济都面临更新内核、版本升级的阵痛过程。园区作为纽带,一头聚合着企业,一头联通着政府,如何主动作为适应新常态,助推地方经济新崛起,正是各方关注的焦点。

 

易鹏(盘古智库城镇化首席研究员):园区要找特色,如果搞同质化的话就是“红海”,它很难找到“蓝海”战略。第二是要把产业链延伸,通过产业链和产业配套,使得它的整个产业竞争中有自己明显的比较优势。第三个方面是园区的发展必须和新经济、新技术、新思维相结合。

 

陈秋霖(盘古智库学术委员会委员):人才来了以后,他的孩子的教育,他自己和家人的医疗条件,如果这些问题能够解决的话,我相信中西部地区其实有很多青山绿水,是可以吸引到非常多的优秀人才的。

 

管清友(盘古智库学术委员会秘书长):有的企业在A地区能搞起来,在B地区一定搞不起来,这就跟当地的人文环境,甚至跟很多所谓人们的意识是有很大关系的。这一点,我觉得其实在新常态背景之下,如果从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我觉得我们过去忽视了人文环境,或者本地人忽视了自己的所思所想所为对于当地经济发展所带来的影响和结果。

 

易鹏(盘古智库理事长):像三星也好、苹果也好,它不单纯是卖个手机,它更多的是卖背后的文化,或者故事,或者理念,这就需要足够多的服务业来做支撑。那么,湖南的园区要发展,实际上要把二产,就是我们说的工业制造业和三产服务业更紧密地联合。所以,我认为我们的园区建设,以前过硬,未来可能要软,软硬兼施才能推动园区建设更可持续的发展。

 

湖南省四位省委常委和一位副省长分别对该系列报道作出批示:

 

 

徐守盛(湖南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要把园区这个创新创业的平台展示出来,要老百姓看得见,摸的着,形成可效仿,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为下一步发展提供支撑。

 

韩永文(湖南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这个报道挺好,立足县域经济质量很有意义,对观念的转变,土地的节约集约利用大有好处,也有利于形成集聚效应。这种竞争比较,加强企业协作,联系,产业上这种配套提供了经验。

 

易炼红(湖南省委常委、长沙市委书记):园区是转型创新发展的一个重要载体,是实现转型发展的主战场。

 

张文雄(湖南省委常委、长株潭两型试验区工委书记):理解园区进化论这个题目,园区是改革、开放、发展的代名词、聚焦点。这次通过这次平台,展示全省的改革开放、创新发展,是一个很好的角度,以这个为窗口展示了全景式的形象,抓住了改革开放创新的核心要素。

 

黄兰香(湖南省副省长、党组成员):园区进化论很好,跟进省委省政府中心工作,而且园区论丛理论到实践都有深刻的阐述,为全省下一步推进园区发展提供参考。

 


盘古动态

- 盘古新闻

- 大事记

盘古观点

- 盘古专栏

- 媒体采访

盘古研究

- 研究报告

- 出版物

关于盘古

- 盘古简介

- 学术委员会

联系我们

- 联系我们

- 招贤纳才

关注我们

公众帐号

智库简介 招贤纳才 联系我们 官方app下载

技术支持:才高八斗@2013-2015 盘古智库官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016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