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媒体采访
媒体采访
【对话】能源政策进一步松绑,美国正在颠覆世界石油格局——专访欧亚集团董事长




 

 

引子

 

在美国取消原油出口禁令仅两年后,对世界石油格局的颠覆作用已经开始显现。最新的海关数据显示,2017年前5个月,中国从美国日均进口原油近10万桶,是2016年日均水平的10倍。对中国而言,来自美国的原油进口额仍远低于传统的主要供应国——俄罗斯、沙特和安哥拉等,但今年有望超过10亿美元,去年仅为1.5亿美元。


世界第二人口大国印度也于7月刚刚签署了首份从美国进口原油的协议,今年10月,印度最大的炼油企业——印度石油公司——将接收到来自美国的原油。


全球知名风险和投资咨询机构欧亚集团(Eurasia Group)董事长、能源问题专家罗伯特•约翰斯顿(Robert Johnston)近日首次到访北京,并在盘古智库发表了主题为《全球能源地缘政治:对亚洲经济增长和关键行业的影响》的演讲。


《财经》记者就美国的能源投资、美国参与一带一路以及全球地缘政治风险等话题对罗伯特•约翰斯顿进行了专访。

 

 

 

美俄竞争格局

 

记者:谈到美国的能源市场,您提到美国的页岩油和页岩气生产和投资都十分强劲,尽管有来自特朗普政府政策松绑的利好,但是能源价格持续在低位徘徊,当前石油在50美元-60美元/桶左右,对于美国的页岩油生产商而言是否有利可图?


约翰斯顿:50美元/桶和60美元/桶的油价之间有着巨大的区别,如果石油价格在60美元/桶,所有的生产商都会十分开心,并且有丰厚的利润回报,钻机数会迅速增长,产量也会极大提高。如果价格在50美元/桶,生产活动还会继续,但美国某些地方的页岩油生产就难以为继了。在西德克萨斯、俄克拉荷马等地,油价在45美元/桶都有利可图,但是在科罗拉多、北达科他以及俄亥俄州,就需要60-65美元/桶的油价才能使生产商获利。


我们能观察到的是全球当前对于能源的投资都集中在美国,大家都很关心这一项新技术的开发所带来的市场机会,(页岩油的)生产成本正在逐渐降低,回报率非常可观,最重要的是美国没有像世界上其它产油地区那样的重大政治风险。


记者:在能源供应方面,俄罗斯和美国也进入了竞争阶段。我以前采访过俄罗斯的能源专家,他们认为美国的页岩油生产商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很难真正实现盈利,尤其是考虑到前期巨大的技术成本投入。与俄罗斯低廉的生产成本相比,您认为美国的页岩油或页岩气有哪些优势?


约翰斯顿:是的,俄罗斯所宣称的低开采成本是在开采地的生产成本非常低廉,但是你需要把税收以及运输成本考虑进去(编者注:在俄罗斯,这两项成本都非常高)。另外,在俄罗斯的基础设施建设成本非常高昂,在制裁的条件下,也很难将(开采页岩油所需的)水力压裂技术引入俄罗斯的部分产油区。


的确,俄罗斯和美国存在能源竞争关系,但实际上竞争是在吸引投资方面展开的,我认为美国正在成为获胜的一方,而且是大胜。美国的页岩油和页岩气生产活动吸引了数千亿美元的投资,而俄罗斯则没有得到同等规模的投资,部分原因是制裁,部分是由于俄罗斯能源行业的国有化体制导致的。俄罗斯与中国、卡塔尔、印度等国都签署了协议,也获得了部分投资,但美国仍然是投资者偏好的对象,这一现状短期内很难改变。


记者:既然如此,特朗普政府在促进页岩油和页岩气出口方面有什么刺激性政策,比如管道、存储等基础设施的建设?


约翰斯顿:虽然特朗普很支持铺设油气管道和刺激出口,但许多州并不支持,例如加利福尼亚、俄勒冈、华盛顿几个州就不像德克萨斯、路易斯安纳和俄克拉荷马那样积极。前边的几个州都有各自的环保许可程序,有些情况下还与联邦程序有冲突,需要到法院去调解。因此我们没有在西海岸看到大型液化天然气设施的建设,也看不到煤炭和原油从西海岸出口。这些问题都不是政治上的问题,而是法律问题,会引起业内一定的担忧。


当前,大部分的能源出口都是从墨西哥湾出海,在经过巴拿马运河运往亚洲、南美或西欧等地。所以,目前美国能源出口的活跃区在墨西哥湾的海岸,既不是东海岸也不是西海岸,因为那里的环保问题比较突出。


 

美国参与“一带一路”的可能性


记者:特朗普表态称美国愿意参与到“一带一路”的合作当中来。对于美国而言,最佳的合作方式是什么?此前,美国也曾有过“大中亚计划”、“新丝绸之路计划”等整合中亚和南亚地区的方案,与中国的“一带一路”有相似之处,但美国都没有成功,您对此如何看?


约翰斯顿:我想从商业角度而言,美国可以发挥很出色的作用。如果单论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以及开放新的市场,来自美国的服务和商品都极具竞争力。例如,我最近注意到有一个“亚洲超级电网”的提法,这将把韩国、中国、俄罗斯、日本以及其它一些国家的电网纳入其中。美国的公司在高压输电、远距离输电上都有非常先进的技术,所以对于美国公司而言有大量的机会,而且欧亚市场的增长速度将远远超过美国和欧洲市场。


我也理解,这一地区有地缘政治上的复杂问题,但基于商业的角度,如果中国保持投资市场开放而并不仅仅是中国公司去投资,(对于美国公司而言)是绝好的机会。


记者:黑水公司创始人埃里克•普林斯这样的大人物,凭借着美国公司的服务和品牌,也已经开始关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市场。您所掌管的欧亚集团在分析地缘政治风险和市场风险方面都有独到的一面,您自己对参与到“一带一路”有过什么想法没有?


约翰斯顿:我们的客户走到哪儿,我们就会跟到哪儿。如我之前所说的,我坚信在能源市场各个领域——如管道建设、输送、存储——都会有我们的客户感兴趣,所以我们会帮助他们了解市场上的风险,当然也有潜在机遇。


我认为西方公司所希望了解的是:政府的角色、市场结构、(市场)是否透明、是否公平、自己是否有竞争力以及是否有较高的回报率。如果这些问题的答案都是肯定的,你会看到我们大量的客户都被吊起了胃口。接下来,我们会帮助他们分析市场的风险所在,对于那些商业环境并不友好、政策朝不利于外资的方向发展或者安全隐患严重的国家和市场,我们会建议客户慎入。当然,那些拥有良好的人口基础、健康的经济以及友好的投资环境的国家,我们也会尽职分析并帮助我们的客户理解到位。


记者:您一定知道中巴经济走廊,现在很多人都在质疑从瓜达尔港修建通往中国新疆地区的油气管道是否能够产生经济效益,以您的专业角度而言,这一油气管道计划是否可行?


约翰斯顿:我并没有密切关注这个问题的走向,但我的回答是,我更倾向于从俄罗斯和中亚引入天然气,沿东西向修建管道和基础设施。伊朗能否持续稳定地(向中国)供应天然气仍然存在问题,所以现在谈论这个地缘问题仍为时尚早。道达尔和中石油一起刚刚和伊朗签署了天然气开发协议,但距离谈论天然气输送路线的开发建设仍有很长时间。


考虑到这一地区复杂的政治因素——伊朗和印度、印度和巴基斯坦、中国和巴基斯坦,该地区仍然有很多不确定性。相比较而言,俄罗斯和中亚都已经有了20年的能源基础设施开发经验,将这些管道向南延伸会更简单一些。但是,如果从中国能源供应多元化的角度以及伊朗的潜在供应能力而言,(中巴能源管道的方案)还是有存在价值的,


所以,我认为两种方案应该同时考虑。


 

东北亚能源需求增长可观


记者:作为一个能源问题专家,您认为东北亚的能源需求市场未来增长前景可观,但是朝鲜核危机的阴云是否会阻碍这一发展趋势?中国的南海地区未来也存在很多不稳定因素,您认为能源市场会受到哪些影响?


约翰斯顿:我认为这两个问题应该分开看待。在我看来,南海地区的博弈将在未来很长的时间段内慢慢展开,而不会在短时间内形成能够影响能源市场的地区冲突。而朝核问题恰恰相反,随时都有可能迅速爆发大规模的危机并对能源市场造成冲击。因此,一个是长期的危机,一个风险就在眼下。


即使两个危机同时叠加,我也认为亚洲的能源需求是刚性的,来自于该地区的人口增长、工业化和城市化、生活水平的提高以及消费结构的升级,都是能源需求增长的支撑面。一旦朝鲜半岛爆发危机,会在一定时期内影响这一增长趋势,但是能源需求的增长,尤其是再考虑到东南亚和印度的增长,仍将是强劲且富有活力的。


记者:全球经济能否持续增长的核心本质还是要看全球化与反全球化两股势力之间的争斗结果。特朗普政府在全球化问题上还没有形成前后一致的外交政策,在经济上,特朗普喊出了“美国第一”的口号,在全球安全和地区稳定的问题上,美国却希望维持全球化的趋势和它的领导地位。


约翰斯顿:我认为特朗普并不必然反对自由贸易,也不反对全球化,他只是说他希望美国得到更好的谈判条件。所以他可以接受中国在世贸组织中的地位,但是他希望更严格地执行世贸规则,重新审查一些具体的事项:服务、农业或者软件等他认为美国可以获得更多优势的领域。因此,这并不是美国回归到孤立主义状态,而是在全球化的框架下更家强调美国的单边利益。问题在于,如果其他国家也采取相同的方式反击,全球化的进程是否会因为特朗普政府的言行而以失败告终。


记者:如果全球化像您描述的这样走向失败,您认为全球经济或者能源市场是否还会出现强劲增长?


约翰斯顿:毫无疑问,这对能源市场是个巨大的风险,你也不必完全等着全球化失败,全球贸易衰退就会导致能源需求减弱,难道不是吗?贸易本身造就了船用燃料、航空燃料、卡车所用的柴油等需求,这些燃料的市场需求以及发电行业都与工业产值以及跨境商品和服务流动息息相关。所以,我认为是这样的,“美国第一”如果阻碍了全球化和全球贸易的发展,对于全球能源市场来说是个风险所在。



盘古动态

- 盘古新闻

- 大事记

盘古观点

- 盘古专栏

- 媒体采访

盘古研究

- 研究报告

- 出版物

关于盘古

- 盘古简介

- 学术委员会

联系我们

- 联系我们

- 招贤纳才

关注我们

公众帐号

智库简介 招贤纳才 联系我们 官方app下载

技术支持:才高八斗@2013-2015 盘古智库官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016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