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媒体采访
媒体采访
统一户口登记制度意味着什么?




昨天,《国务院关于进一步推进户籍制度改革的意见》正式发布。《意见》要求,取消农业户口与非农业户口性质区分和由此衍生的蓝印户口等户口类型,统一登记为居民户口。《意见》称,全面放开建制镇和小城市落户限制,有序放开中等城市落户限制,合理确定大城市落户条件,严格控制特大城市人口规模。

 

《意见》发布后,盘古智库城镇化首席研究员,国际金融中心城镇化研究中心主任易鹏接受了中国新闻社、中青报、京华时报等多家媒体的采访。

 

在接受京华时报采访时易鹏认为《意见》中虽没有直接提出城市标准问题,但对中等城市、大城市、特大城市的界定已变成城区人口50万至100万、100万至300万(大城市分级一)、300万至500万(大城市分级二)和500万以上几个等级。这相当于明确改变了我国城市规模标准,其中还明确了城市人口范围,是“城区人口”数量,不包括辖区等周边地区。

 

易鹏表示,目前全国人口超500万的城市至少十几个,除京沪外,还有天津、广州、深圳、重庆、成都、西安、武汉等。但除京沪等超大型城市,其它城市还有人口承载力。京沪要疏解人口,现在有没有户口,人们都愿意来,重要的不在户籍,而是要把重庆、成都等发展较好的城市全面放开,自然吸引力增加,人们才愿离开京沪到这些特大城市发展。

 

在接受中新社采访时易鹏提醒需要警惕的是有些地方即使形式上取消农业与非农界限,但户籍背后的公共服务差距并没有取消。统一户口登记制度之后,公共服务的差距要补齐,通过多渠道筹措资金,逐步实现群体间基本公务服务均等化。一些地方在学历、社保、住房等方面设计一刀切式的门槛,这实际上是为引入高素质人才。特大城市落户的积分制虽然也是针对当前中国国情的一项措施,但是在落实过程中,要注意不同阶层之间的公平。

 

在同中国青年报记者谈论户口统一登记能否破解城乡二元结构的问题是,易鹏认为建立统一的户口登记制度并不意味着能迅速破解城乡二元结构。取消了农业户口非农户口,但背后的公共服务能力建设还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来实现。户口性质虽然没有差别了,但其背后所能提供的基本公共服务能力仍有差异,各项投入和制度层面的改革等也需进一步跟进。

 

此外易鹏还认为,城市之间存在发展程度上的差异,500万以上人口城市如重庆、成都等还有进一步的承载空间,而且有着较好的规模集聚效应,而像北上广等城市的情况则面临着比较严峻的人口压力。

 

他认为,可以把人口数的标准设定在800万左右,限制一些“超大城市”的人口规模。此外,积分落户的分值标准不宜过高,否则,在存量太大的现状下很难消化这么多人口。


盘古动态

- 盘古新闻

- 大事记

盘古观点

- 盘古专栏

- 媒体采访

盘古研究

- 研究报告

- 出版物

关于盘古

- 盘古简介

- 学术委员会

联系我们

- 联系我们

- 招贤纳才

关注我们

公众帐号